汉武帝破格提拔无实战经验的卫青,在公元前129年的战役中大败匈奴。

“汉武帝雄图载史篇,长城万里遍烽烟”。历史公认的汉武帝彪炳千古的一大功绩就是击退了盘踞在北方、时常侵扰汉朝百姓的匈奴,使北部边郡得以安定。其谥号“武”字,正彰显了其辉煌的“武功”。

匈奴之祸与汉初政策

秦朝时,北方少数民族匈奴一度为大将军蒙恬击败,逃往漠北,十多年不敢南下。秦朝灭亡后,匈奴趁楚汉相争之际,再度崛起,并重新控制了中国西北部、北部和东北部的广大地区。汉王朝建立后,匈奴“数入边地,小入则小利,大入则大利”“攻城屠邑,殴略畜产”“杀吏卒,大寇盗”,给汉政权带来了巨大的威胁。

为了安定北方,汉高祖刘邦曾亲率大军北征,但以失败告终,自己也差点丧命。此后,汉政权不得不采取和亲政策,出嫁公主,赠送丝绸、粮食等物品,以减少匈奴的侵扰。在军事上也是消极防御。在强调无为而治的文帝和景帝时期,上述政策得以持续,但这并没有根本解决问题,匈奴仍然常常侵扰汉朝北部边疆,杀人越货。

不过,和亲政策也给了汉王朝修养生息的机会。到了汉武帝时期,国家呈现出一片富庶丰足的景象,国库充盈,百姓生活富足,这为汉武帝时期反击匈奴奠定了雄厚的物质基础。

打造精锐骑兵

汉武帝在即位前,就不断听闻匈奴暴行,即位后,他一直做攻打匈奴的准备。军事上,汉武帝改革兵制,加强了骑兵的发展。以往西汉王朝的兵种主要有车兵、步兵、弓弩兵、骑兵、水师等,但威胁汉朝的匈奴则多是骑兵。汉武帝意识到,若想打败匈奴,必须是骑兵对骑兵,而汉朝的骑兵必须战马优良、骑士勇猛、武器精锐、训练有素、统帅杰出。

这些汉武帝都一一做到了。他首先将官养苑马扩充到45万匹,同时选拔忠诚勇敢、武艺高超、擅长骑射的勇士,组成两支精锐的侍卫军,一曰“期门郎”,一曰“羽林骑”,使中国历史上“天子始有亲军”。

汉武帝还大力扩充京城常备军——“北军”的力量,创设“八校尉”(屯骑、步兵、越骑、长水、胡骑、射声、虎贲、中垒),其中一半都是骑兵。为了让骑兵拥有精良的武器,他下令皇家兵器库(“武库”)大批量生产铁剑、铁刀、铁矛、铁戟、铁甲和弓弩,其中汉军骑兵最流行的兵器就是劲弩、长戟和战刀。

劲弩即“铜弩机”,和秦弩一样,也是威力巨大的远射兵器。有种叫“大黄”的劲弩甚牛,历史上有名的 “飞将军”李广曾使用它射倒好几个匈奴将领。长戟,则是汉军士兵手中最主要的长兵器。

一支威猛雄壮的骑兵军团被汉武帝打造出来,而这一点奠定了汉武帝在中国军事史上的地位。

蓄势待发的汉武帝等待着一个合适的时机,发动对匈奴的反击。

卫青初露锋芒

公元前133年,三十万汉军埋伏在马邑 一带,企图引诱匈奴单于入侵,一举歼灭。但计谋被单于识破,未等汉军合围就撤走了。从此匈奴更加剧了侵扰,汉朝北部从今陕西北部至辽宁西部一线无不受到骚扰掳掠。汉武帝选择了隐忍不发,积极备战。

时隔四年后,即公元前129年,匈奴再度大举侵扰汉朝,一直深入到今天河北张家口一带,他们一路烧杀抢掠,汉朝百姓苦不堪言。一封封十万火急的奏章被送到汉武帝手中。龙颜大怒的汉武帝对身边的近侍大吼道:“朕正准备讨伐匈奴,他们竟自己找上门了!”

汉武帝随即召见卫青、公孙贺、公孙敖、李广,任命他们为出征匈奴的将军,并申明此次的战略意图,即采取分兵突袭策略,在边境要塞教训匈奴人,让他们领教大汉的军威,但不要深入敌境,等做好充分准备后再给予重击。四位将军各领一万人马赶赴边境。

这四位将军中卫青和公孙敖都是破格提拔的,此前并无实战经验。卫青曾是平阳公主家的骑奴,其姐姐卫子夫为汉武帝宠幸,后被立为皇后。但汉武帝并非是因此而提拔卫青的,而是因为他精于骑射,为人谦虚谨慎,行事果敢。公孙敖最初是汉武帝的骑郎,因救下被当时的皇后陷害而要被处死的卫青,而得到汉武帝的重用。

对于汉武帝任用两个新人,百官多有质疑。汉武帝则认为卫青此役取得的战果不会比名将李广差。果不其然,卫青出发后,不拘泥于预定的方案,直捣匈奴人每年祭祀祖先、鬼神的政治文化中心龙城(今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一带),俘虏了七百名措手不及的匈奴人。

另外三路大军,公孙贺无功而返;公孙敖与匈奴交战,致七千名骑兵阵亡,因此被判死罪,后缴纳赎金,免罪为民;而最为大家看好的李广将军则遭遇了匈奴的伏击,侥幸逃回,亦被贬为庶人。

这样的结果一方面让汉武帝很痛心,但另一方面,亲手提拔的卫青所取得的胜利,不啻是对匈奴人的沉重打击,这又让汉武帝很高兴,他当即封卫青为关内侯。

第二年,匈奴人疯狂报复,突袭了汉朝守边军队,杀死了辽西太守。汉武帝决定再次发动针对匈奴的战役。而这一年,卫子夫生下了汉武帝的第一个儿子刘据,随后被立为皇后。汉武帝更加重用卫青,交给他三万精锐骑兵,北出雁门,集中兵力歼灭匈奴军队;同时派将军李息率军牵制匈奴人,配合卫青作战。二人不负众望,杀死匈奴数千人,取得了胜利。

这是汉武帝反击匈奴以来的第一次真正的胜利,朝廷上下大受鼓舞。汉武帝也是喜不自禁。